Reindeer2247

Solitude & Serendipity & Sunny.

他身上有种迷人的独立性

他从不附属于任何人

任何人也别想妄图掌控他


“第五先生”。他在一部电影里知道这个词。

他们叫周予涣和赵攸。

一个高一点,黄毛,一个一身黑,鼻梁高高的。

别人说总觉得予涣有种礼貌的疏离,他的保护壳一眼便望不透,你一接触他便能觉出隔阂。

赵攸则不然,他快乐地粉饰美化他的外壳,让上面开出花儿来。友善亲昵,却异常坚固。


他的声音沉,落地有声,但年岁和经验的缺席让他少了那么点底气,一些羞怯从眼底和耳尖露出马脚。


亦舒说,在寂寞的当儿想念一个人不算什么,但如果在热闹的时候想念,又不同了。


予涣在台湾和朋友聚会。

一个派对,予涣端着古巴炸弹,在天台上微醺,给赵攸打电话说,这酒你一定会喜欢。


予涣由于专业和本身爱好,看过很多电影。

他喜欢《Call Me by Your Name》,因为他在里面看到自己。他的性格不同于其中哪一个男主角,但那份有些无头无脑的冲动热烈的情感给予他胸腔某处的共鸣。


生活不如戏剧集中地跌宕,但好在远比戏剧精彩。

生活里的人物无戏剧赋予的诠释意义的使命,而更靠近“人”本身。

喜怒哀乐,简单无常。


他知道那是必然做出的牺牲。上天赋予他隐忍和定力,让他明晰每一步的取舍。

予涣喜欢德国人,他们严谨坚忍、细致入微,有计划地前进得与预想分毫不差,精密计算所建构的每一块木石垒砌出巍然的生命华厦。他希望自己的生活也是如此。

他追求理性,也欣赏和青睐理性。

喜爱是炽烈的。

予涣发现自己对朋友的感情改变时是忐忑的,但喜欢必然会使他无可置疑地想把自己毫无保留地整儿扑上去。

在心之所向中逆流而上太难了,予涣想,Elio无时无刻不渴望与Oliver的相见相触,小小少年的心思藏都藏不住。

这不是爱,予涣稍稍失望,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对所慕是最真挚深刻的感情,但转瞬,他想到,不深刻意味着随时可以抽身而退。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叫他对于似乎并不该出现在友谊中的“非分之想”犹豫万分。


四月份春意正浓,赵攸想予涣生在这样一个时日里便预备了洋洋的暖意,你得熬过属于保护色的冬天,尔后春意融融,把人骨子里的寒意都驱散尽了。予涣正是这样的人。


“我总希望,你将来会分几秒钟给我。”


❤️